何冲小时候成长经历最怕教练不让跳水-近况

[摘要:]何冲近况,的确是一位表现欲望和求胜欲望极强的运动员。当年的全国赛他拿了一米板冠军。成绩、荣誉、奖励接踵而来,对这位时年才

何冲

何冲近况

何冲小时候的大部份时间,是在外婆那里度过的。外婆家在吴川吴阳镇那角垌乡的东边埇村,村边有一条运河的支渠。少时的何冲一大早,不是光着屁股跑到运河中游泳;就是光着脚丫在别人盖房子堆得老高老高的一层层方砖上弹跳,妈妈吴燕华今日话当年,说:“每天外婆都要大声喊他、出门找他,怕他呛水,怕他跌伤脚。”可一到吃饭时间,何冲总一身汗一身水准时回到家的。慢慢地,何冲又把在砖堆上的跳搬到运河上去跳。这感觉真好,更不用担心跌伤了脚的。这恐怕就是今天这名跳水冠军最早的“练”跳水吧?

钟权生教练眼里的何冲:最怕教练不让跳水
  
1993年,随爸爸回到赤坎、在湛江市四小读年前班才6岁的何冲,成了赤坎区业余体校钟权生教练手下的一名队员。
  
男孩子都好动,何冲他不例外。但何冲是那种外表好动、内在里却极喜欢思考的孩子。他在市四小从一年级到三年级,每次考试都是班中的前3名。平时好助人为乐,主动做好事,又被学校评为“十佳少年”。但他也有最害怕的,就是怕教练不让他跳水。一次他感冒发烧,需打点滴。妈妈说:“你今天连课都上不了,下午就不用去训练了。”他误以为是教练不让他跳水,死硬拽着妈妈一定要去找教练。钟权生教练说:“何冲天不怕、地不怕,上难度、跳高度总是他第一个打先锋。当年羊城晚报记者下来采访,还专门拍了他陆上身体训练劈得最好的一字马。但何冲最怕不让他跳水。有时他调皮被批评时,我一说不让他跳,他眼泪马上冒出来就跪下来求你,这么倔强又这么执着于跳水的孩子,我训练了几十年,还是第一个见到。”
  
何冲脑海里当年的跳水:我最难忘的“满天星”
  
何冲三兄妹,他最大、下面是妹妹何舒婷、最小的是弟弟何超,3人都是赤坎区业余体校跳水班中的一员。当时何冲家里生活很艰苦的。全靠从遂溪界炮镇西湾村出来赤坎做装修的父亲何平一人的经济收入维持,每天全家五口的菜金,就几块钱。每天下午放学,母亲吴燕华就推着一辆旧自行车,把他兄妹仨一直从两公里多的文章村,载到赤坎游泳场参加训练。一到路上上坡,何冲总第一个跳下来,帮妈妈推自行车,有一次在路上,何冲终于忍不住对妈妈说出了想说了好几天的一句话:“妈,能不能给我3毛钱买一个馒头吃?我太饿了,每次从跳台上跳下水,我都觉得是满眼星星……”妈妈的眼眶浸润了。自此,她宁可去菜场买最便宜的菜,每天也要省下一元钱,为3个孩子在每天下午的训练时,买上一个馒头。
  
何冲大时候的“小”故事
  
何冲说:“我不是新星了。”
  
“我不是新星了。”这话的确是何冲说的。
  
1996年,9岁的何冲就被到湛江选才的广东跳水队教练李仁钦慧眼识中,提前一周带他上二沙头训练。凭着在赤坎区业余体校打下的基础和他那股“天叫我冲,谁也不怕”的冲劲,第一次参加省赛,他就夺得了陆上弹网少年丙组第5、一米板第4、五米跳台第7、全能第7等较好成绩。
  
第一步一踏出来,何冲的后劲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1997年,在广州举行的广东省跳水锦标赛,他获少年乙组一米板第6、五米台第6、全能第6。

1998年,第一次代表湛江参加广东省运动会的他,夺得了男子少年乙组一米板第4、五米板第7。是届省运会结束不久,何冲与劳丽诗双双入选广东省跳水队。
  
1999年,已是省队新秀一员的他,在原世界跳水冠军李巧贤教练的悉心指导下,在汕头举行的广东省跳水锦标赛上,成绩明显有了大幅度的提高。他夺取了少年乙组一米板第一、五米台第4的优异成绩。更难能可贵的是,这一米板作为何冲的强项,从2000年和2001年都在家乡湛江举行的省跳水锦标赛上,那金牌就与他形影不离。
  
2002年,他第二次代表湛江出征省运会,这回的何冲不是四年前在汕头省运会初出茅庐的愣头小子了。他为家乡赢回了单人一米板、三米板两金,和与同是省队的队友林劲配对,夺得双人三米板一银。
  
何冲最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扬霸气、扫傲气”
  
2005年采访何冲时,问他:“至今你练跳水也有10多个年头了,最值得记取的最什么?”何冲不假思索地答:“扬霸气,扫傲气!”是啊!这两种截然不同的风气,给何冲的影响太大了。
  
何冲的确是一位表现欲望和求胜欲望极强的运动员。2000年吴国村教练从国家跳水队重返广东跳水队执教,马上成立了难度攻关小组,何冲榜上有名。果然,当年的全国赛他拿了一米板冠军。成绩、荣誉、奖励接踵而来,对这位时年才13岁的少年来说,太激动了!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