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佳终于靠文艺片获奖 听妈妈的话扮淑女

[摘要:]宋佳:我坦率地说,自从我和霍导(霍建起)上了这趟船后,我从未在他的谈话中流露出一丝对票房的期待,我和他是站在一块儿的。

宋佳

9月28日晚,第22届金鸡百花电影节暨第29届金鸡奖颁奖典礼在武汉举行,宋佳凭借在影片《萧红》中的表现,获得本届金鸡奖最佳女主角奖。

哭,不停地感谢,打电话给亲人报喜……这些媒体预期的戏码,均未在宋佳身上上演。“我就是高兴啊,兴奋啊!下了台之后才发现我手机没电了。”再后来,宋佳发短信给《萧红》的导演霍建起,对方回复:“这是你应得的,萧红和上帝都在天上看着你呢。”

一直以来,宋佳都毫不讳言自己对文艺片的热爱。近几年,这个一度自诩为深沉严肃的文艺女青年,慢慢打开了自己,连过去十分排斥的时装秀,她都会穿得美美地去露个脸。对比早前照片中的那个姑娘和当下镜子里的女人,她会庆幸自己没有长拧巴。稳当、坦然、安定、自在,这是宋佳形容目前自我状态时使用频率最高的几个词,她充分享受着戏红人不红的境界。

虽然在领奖当天一袭白裙的宋佳令人惊艳,但是日常工作中她依旧是中性范儿十足。没有任何点缀的白衬衫、八分长黑裤、一次定型的皮拖鞋,装束简单至极。“你知道吗,那是我第一次穿抹胸裙在公众面前亮相,听人劝吃饱饭啊!之前我妈就嘱咐,你去金鸡穿什么啊,我说我穿西服裤子。我妈说:我求你了,千万别穿裤子,别把自己弄得跟个男的似的!但我还是喜欢舒服的,我的个性也是这样,穿裤子更方便工作。我不太适合穿那种绷着的衣服,连自己都觉得不舒服,怎么能让别人觉得美呢!”

依然保持着内心的小清高,拒绝娱乐化

新京报:今年3月《萧红》上映,但票房惨淡,这影响过你的心情吗?

宋佳:我坦率地说,自从我和霍导(霍建起)上了这趟船后,我从未在他的谈话中流露出一丝对票房的期待,我和他是站在一块儿的。大家在一起做了一件靠谱的事。票房不能说跟我一点没关系,但搞创作的人,整天不聊创作不聊艺术,都在那说票房怎么弄,霍导不是那样的人,他也没那么商业,我一个演员更没有这样的想法,我演好我的戏就得了。

新京报:从《好奇害死猫》到《萧红》,好像你的大部分作品都偏文艺。

宋佳:艺术片在全世界都是小众的。对于一个演员来说,艺术片有更多的表现空间,赋予角色更多复杂性。商业片只是另一个不同的类型而已,角色好我也演。不是说我演艺术片我就排斥商业片。遇到合适的剧本和角色,我是不会区分商业片还是艺术片,合适是第一位的。

新京报:你自认是文艺女青年吗?

宋佳:以前是啊,这两年我成长了好多,打开了好多。原来我特深沉,老觉得自己是个深刻的文艺女青年,要严肃,太多事看不上。现在我依然保持着内心的小清高,依旧拒绝让自己娱乐化,这可能跟我受很深的传统教育影响有关,但还是比原来好多了。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