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贝尔从跑龙套到主演不容易 计划与包文婧结婚

[摘要:]争取到试戏机会的包贝尔,为了演好这个农村角色,拿了姥姥一条裤子,买了顶山寨运动帽,斜跨着最土的军绿色包包就到了现

包贝尔

《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里,守候在阮莞身边的“老张”最喜欢就是默默地送上一束满天星,因为他“甘愿做配角”。这句花语几个月来高挂在包贝尔微博上。身为赵薇师弟的他自北京电影学院毕业以来,演得最多就是配角,譬如《宫锁珠帘》苏培盛、《致我们终将逝去的青春》(下称《致青春》)里的张开。

不到30岁的包贝尔承认今年成绩不错,算是对过去八年的努力有交待,但他不敢松懈,“现在算是熬出来了,说不定一年之后就没人记得我,我觉得自己不够成熟,就算获得不少人的信任,我还不够信任自己”。

“求”来的第一个主角

包贝尔奉周星驰为偶像,看过星爷所有作品。而在《喜剧之王》中,星爷饰演的“尹天仇”为了圆自己的电影梦,在片场做临时演员,被人看不起的时候,还会劝告对方:“如果你非要叫我跑龙套的,可不可以不要加个‘死’字在前面?”

回望过去八年演艺之路,包贝尔遭遇不至于像“尹天仇”那样悲惨,但他却像“尹天仇”那样,无时无刻都在给自己打气。包贝尔说毕业后很长一段时间都逼着自己主动出击,“像销售员一样,拿着资料在各个剧组推销自己。”在以前夜店认识的朋友牵线下,他拿到了电视剧《东方朔》里“霍去病”一角,这是他踏出校门后的第一个角色。

包贝尔对自己事业的第一个五年期许是“戏不断,证明我是一个演员。”刚入行的艰辛说起来没完,和电影最相似的桥段是他如何争取到人生第一个主角。“《刺激2008》是我第一次演男一号,最开始选角的副导演把我认错成另一个演员,当副导演反应过来想要回剧本时,那场面真的跟周星驰电影里一模一样,我抓着剧本给导演说,我能演,我真能演,我说我求求你,让我试个戏,如果不行的话,我甘愿了。”

好不容易争取到试戏机会的包贝尔,为了演好这个农村角色,拿了姥姥一条裤子,买了顶山寨运动帽,斜跨着最土的军绿色包包就到了现场,导演做了排除法,让另两个试戏的男演员先走,留下了这个从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才两年的男生,理由是“不是演得最好的,却是最认真的。”

客串也当重头戏来演

平心而论,包贝尔的第一个五年计划,至多只能是在业内混个脸熟,他真正发力是在最近三年,第一次引起广泛讨论的是《宫锁珠帘》里“苏培盛”一角,得势时的嘴脸和落魄后的义气举动,都被他惟妙惟肖地表现出来。自那以后,《宫锁珠帘》的编剧于正还找包贝尔合作了两次,分别是《云中歌》和电影《宫》。

《致青春》是包贝尔“绿叶”生涯小高潮,他那句“到哪都能张开”的自我介绍是全片最大笑点,雨中在“阮莞”墓前自白一幕又成功感动观众,有人点评,包贝尔是用“生命在抢戏”。对于这种说法,包贝尔认为是大家看待角色的角度不同,“我每次接戏,就算是客串,也是当成自己的重头戏来演,所以不管这个角色是配角还是主角,我都当主角演。”

对表演拥有极大热情的“尹天仇”但凡逮着能抒发他对角色理解的机会,都不会放过。这一点,感觉和包贝尔颇像。他除了不在意主角、配角的说法,对“小人物专业户”的称号也有自己的看法,“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是在演小人物。对我来说,超人也要吃喝拉撒,钢铁侠也要泡妞,小人物虽然身份低,但小人物也有当大英雄的时候。”

除了《致青春》,包贝尔和陈思诚主演《一路顺疯》最近也刚上映。包贝尔今年出演了两部电影,对未满30岁、又称不上帅哥的他来说已是不错成绩。虽然他坚持自己早就演过主角,但还是认同记者“熬出来”的说法。“毕业八年,今年确实算熬出来了。现在很多人信任我,可我还不信任自己。(为什么?)表演从来没有止境,可能过一年就没人记得我,像你今天来采访我,过两年说不定就不会采访了。没有人做明星可以红一辈子,我还是踏踏实实当演员吧。”

挑战自己出演自闭症患者

最近三年通过几个喜剧角色被观众认可,包贝尔透露在电影学院读书时,没有特别规定自己以后一定要走喜剧表演,直到接演了《决战刹马镇》里“绿毛裤”一角,“《刹马镇》开始,发现演喜剧能让观众很快乐。你看我长的也不是高富帅,能让观众觉得有亲和力是好事。”

不少接触过周星驰的人都说,这位喜剧之王私下严肃较真,偶尔很难接近。银幕上笑闹逗乐观众的包贝尔,没有刻意和偶像保持同样步调,只是性格使然不爱热闹。“我自己在平常生活中,不是一个特别开心的人。我在家里也不说话。朋友找我出去唱歌、喝酒,我也会躲。但是偶尔去的时候,我给大家的都是最开心的一面,包括演戏。我希望通过我的表演,给大家带来快乐,而不是给大家带来难过。”

不过,包贝尔也想通过不同的角色挑战自己,他这次选择了“章心”,《一路顺疯》中的章心只有7岁智商的自闭症患者。“最难是塑造一个和我完全没有关系、没有见过的角色,又要让观众相信自己的表演。我在早期做了很多功课,看了很多描写自闭症人士的电影,像是《我是山姆》、《自闭历程》这些戏。但跟我这个剧本,具体情况又不一样。我就通过别人的介绍,去了自闭症学校,在那呆了一段时间做义工,去看很多的孩子,通过他们的反映和细节揣摩自己的角色。”

过了七年之痒求婚成功

对包贝尔来说,今年除了工作小有成就,感情生活也有进展,两个月前他在北京策划了一场盛大求婚仪式,拍拖八年的女友包文婧最终点头下嫁。

过去八年,包贝尔无数次被包文婧逼婚,但他就是不答应,因为从小父母离异,包贝尔对婚姻心存恐惧,“我怕会像我父母那样,两个人到最后分开。一直到今年,我才跟她求婚,因为我想好了,觉得两个人可以在一起了。我真的觉得她是适合我的女孩,我们过了七年之痒,很多事情我们都承受下来了。”

安顿好生活,包贝尔更有干劲规划发展自己的五年计划,目前第二个五年计划已经过半,他表示:“现在是我入行第八年,等于是第二个五年计划的第三年,我现在已经可以选择自己想演的戏了。我剩下的目标是在每一个拍戏的间隙,领大家去玩儿,去享受生活。在我经济能力允许的范围内,我能演喜欢的角色,我就挺开心了。”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