巩汉林与老婆金珠的恋爱经历 夫妻和谐最重要

[摘要:]巩汉林夫妻是小品舞台上为数不多的夫妻搭档,俩人不仅在舞台上配合默契,而且在生活中两人也是互相体谅,共同经营一个美好的家。

    金珠是巩汉林的艺术伙伴巩:金珠确实特别好,对老人、孩子、对我、对我们家里每一个人都好,没有任何夸张。她从来都替对方考虑,她能够包容我的缺点。比如我这人脾气急躁,我急她不急,等我脾气过后,她会劝我改改,因为在家里她能包容我,外人可不会。从这一点看我觉得女人很伟大。我对他们家人也很好。我呢,也没什么不良嗜好。我以前写小品的时候,要靠三大件:香烟、稿纸、浓茶,抽烟很凶,把自己抽醉过两回。打那儿以后不抽了,一抽就恶心。酒也不能喝。我演过打麻将,可我自己不会打,学过几次没学会,这方面我是弱智,看不明白。

巩汉林夫妻舞台照

巩汉林与老婆曾经的恋爱经历

    谈起当年和金珠交往的经历,那还得说《围城》中说借书是男女交往的好借口,在书的借借还还中自然就产生了感情。而巩汉林、金珠的亲身经历会告诉你男女交往还有一个行之有效的方法:学练钢笔字。

    巩汉林:当年,我挺能干的,金珠就看在眼里,正巧我钢笔字写得还可以,金珠便常常找我学写钢笔字,等字练得差不多时我们俩的感情也差不多了。其实,我心里头对金珠也有那个意思,一个巴掌拍不响,我们是心有灵犀,一拍即合,只不过是金珠先主动出击而已。巩汉林和儿子的感情巩:我记得最清楚的是,我儿子五岁那年,当时我帮我师傅唐杰忠搞一个纪念活动。那是一个星期天,我带着儿子去跑场地、赞助,跟人一谈就是一小时,儿子就坐在车里。谈了两回,我儿子就哭了,他说爸爸你真不应该出名,你出了名儿净跟别人说话了,都没时间和我说话了。当时对我触动特别大。他很少和别人提我,他不喜欢我出名,现在就更不提了,因为他不想自己有什么成绩,别人首先想到的是他爸爸。现在我跟儿子关系特别好,我们俩很注意沟通,经常一谈就是俩小时,我总是从他的角度去考虑问题,现在往往是大人在和孩子对抗,以自己的标准衡量孩子的行为,这样对孩子不公平。

家庭生活幸福的秘笈一是分工合作

    平时巩汉林把精力更多放在考虑演出、节目的创作和排练等上面,金珠则考虑家庭较多。但这并不是说巩汉林就当甩手掌柜,他对干家务也很有兴趣,每天早上起床后,他负责扫地、擦地、整理房间,金珠此时的任务是去买菜,等菜买回来时,巩汉林已经把屋子收拾得利利索索了。习惯成自然,巩汉林笑言:如果哪天换别人干他的活儿他还不放心呢。

在冲突发生时金珠奉行“敌进我退,敌退我追”的战略原则

    巩汉林发脾气时金珠便不吱声了,不论他是对是错,有什么想法、意见也等到他高兴时再说。对金珠的容忍巩汉林非常感动,他感叹说:“金珠让我真正感受到女人是海,男人是山。山虽然伟大,但海包容着山,看看地球上大海与陆地分别所占的比例就知道海其实更伟大。”

    舞台上巩汉林和金珠也配合得十分默契。有时金珠在台上忽然忘词了,就凭一个外人毫无察觉的眼神或表情,巩汉林就会立即明白是怎么回事,马上不露声色地把词接下去,让你看不出丝毫破绽。

    巩汉林:我品味自己,觉得无论干什么都能干得不错,上学时是好学生、下乡时是好知青、当演员到目前为止也不错、在家是个好丈夫、好父亲。唯一的遗憾,我可能不是一个好儿子,因为时间的缘故,没能好好地孝敬父母。我特别不提倡所谓“事业型”的人才,不顾家的那种,那不是一个完整的人。我信两句中国老话:安居乐业、家和万事兴。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