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伟强漫谈香港电影去路 有一段低潮期很正常

[摘要:]刘伟强漫谈过去、现在以及未来的香港电影市场走向,如今应该更注重质量而不是数量。

香港电影在低潮期需要自我反省

    即使是黑帮和卧底题材,也确实只有《无间道》能成为标杆,揽下金像九奖的《寒战》被称是“港产片的复兴之作”,但其实大家内心都清楚《寒战》跟《无间道》相比的分量相差有多远。之所以认为刘伟强还有点矛盾,是因为他一边觉得香港电影在低潮之后能拍出更好的作品,一边又喃喃自语“其实最好的已经拍出来了”。

    腾讯娱乐:现在香港电影确实在一个低谷。

    刘伟强:跟人生一样,我觉得没有问题。人生有高潮有低潮,没可能每一部电影都向上,可能低潮就是我们一个机会,自我反省,反省我们应该怎么去拍深度的东西出来。香港许多电影大家和我有同样的想法,低潮我们不怕,怎么去想一些深东西出来,让观众去喜欢。

    腾讯娱乐:你觉得香港电影最黄金的时期是哪段时期?具体的表现在哪些方面?

    刘伟强:九十年代是香港最黄金期,但我还觉得还有很多黄金(期),可能在三十年后又是我们的黄金期,不但在香港,可能在内地也是。那时候我们拍电影数量很多,最疯狂时一年拍300多部,这个是很疯狂的数目。300多部肯定有很多故事不是很好看的,但也有很多好电影出来,那个时候每种题材可以拍,武打的有,搞笑的有,黑帮的有,文艺的有,有很多选择。

    腾讯娱乐:现在香港电影工业反而赶不上那个时候?

    刘伟强:不是这个事,现在是“框”大。你看我们去北京,北京有很多我们香港人去做去搞,上海、重庆、四川有很多摄制公司在,其实我觉得是把这个版图放大很多。从前我们专职在香港拍,现在已经不是了,好像我们是一个船员,离开了香港,其实是改变了拍摄方法。不是停留在一个地方拍电影那么简单,是到外面去拍。

    腾讯娱乐:2000年之后是香港电影的另一个低潮期。

    刘伟强:对,我还记得2002年是香港最惨淡的一年,票房差得不得了。有刘德华有梁朝伟票房也不会好,那时候也给我们一个很好的机会,就好象现在有香港电影低潮,那时候我们很痛很痛,一直在想我们应该怎么去拍一部电影。

    腾讯娱乐:九十年代你们去内地拍戏应该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吧?会有很多限制?

    刘伟强:跟现在当然不同了。我记得1990年去北京拍,去北影厂,1992年去拍《狮王争霸》,跟现在完全不同,制度上很多方面也很不同。电影就是要这样发展,所以我之后常常说要不停去学,香港电影去中国大陆也要学,看很多很多东西,要不然你不知道观众喜欢什么。为什么观众不喜欢?为什么我们说了那些东西,但是他们不明白?我们说故事的方法也要学。

    腾讯娱乐:这个磨合期好像还蛮长的。

    刘伟强:很苦很苦,很多人要磨合。其实也不是什么大困难,最困难就是沟通的问题,酒店的问题,环境还不是太好,我还记得拍《风云》,去四川,洗澡水也没有,吃的东西又不行,沟通的问题有差别。但是经过这么多年磨合,已经磨合得很好,控制得很好,很多中国的工作人员我们合作很多年,现在已经磨合得很好。

    腾讯娱乐:有报道说你在香港电影上的时候说香港电影“最好的还没有拍出来”,你确定这个说法正确么?

    刘伟强:没有,我没有说过,很多最好的电影已经拍出来了。

    踩着线拍戏很痛苦,但要遵守游戏规则

    最近杜琪峰的《毒战》在内地过审,令许多人都觉得不可思议。刘伟强算是这一拨北上拍戏的导演里最会踩着线走的,但他承认踩着线拍戏很痛苦,对于过审的制度,不能厌恶,只能遵守,他最惨重的经验就是有部戏的Ending部分被剪了八分钟,“整个结局都不一样了”。

    腾讯娱乐:你好像从来不避讳自己是一个重票房的导演。

    刘伟强:每一部票房我都看重,我常常说我是商业导演,票房对我们很重要,拿奖是其次。从第一天当导演就很清楚告诉自己,我拍电影是给观众看的,没有票房,就没有人请我们拍电影,那时候我的压力就在这里。当时有些导演不理票房,拍一些电影只为拿奖,但我觉得不行,我是一个商业导演,现在也是。

    腾讯娱乐:在内地拍戏有许多限制,最近杜琪峰的《毒战》能过审,大家都觉得很不可思议。

    刘伟强:当然有很多限制,但是没有办法,《血滴子》我们也剪了很多东西,很多血腥的东西已经剪掉。拍《大上海》这个剧本过了很多次都过不了,因为是黑帮题材。所以我刚才说,我们还要学这个东西,怎么让(剧本)能通过,这是一种学问。

    因为内地电影他们还没分级,不像香港有一二三分级,所以它的制度是比较完整。我们还要想通过很多我们想拍的电影,这也是一个我们要面对的问题,但是没有办法,你要遵守这个规矩,去找一些空间,要能两边平衡。香港从前也有,《古惑仔》第一部有一些对白全都剪掉,我还记得《古惑仔》是被划分为三级的,是三级片,很多人不能去看。好像《无间道》我们有一个版本是刘德华给警察抓了,那是因为马来西亚有一个规定,犯人一定要抓到的,每个地方有每个地方的规矩,美国也有,一样的。香港有香港的规矩,飙脏话就不行,就是三级片,这是我们知道的。但你不能讨厌它,讨厌它拍出来的东西肯定就不行。

    腾讯娱乐:你每隔一段时间也会拍一部文艺片,《不再让你孤独》在内地的口碑非常好。

    刘伟强:有些导演想要拍自己想拍的东西,有时候是很难的,但还是看一个导演的心态吧,有时候明明知道票房不会太厉害,但还想拍,就争取去拍,也是一个很好的经验。《不再让你孤单》是去北京拍一个爱情故事,这其实挺好玩的,我们花很多时间去研究这个剧本,香港人到底怎么碰见一个北京人,会是什么态度?这些也是我们香港电影导演去大陆拍戏要面对的很多东西,文化背景不同就会有很多冲突,这个其实有反映我们的一点点心态,北上嘛。

    腾讯娱乐:你的内心一直有个好莱坞梦吧。

    刘伟强:从前是,年轻时候真的有,很多香港电影导演很想去好莱坞拍戏,那个地方很好很大,香港片对比好莱坞的电影,是真的很小。小时候真的很想去好莱坞拍。

    陈冠希还有机会

    《无间道前传》时刘伟强大胆地用了余文乐和陈冠希饰演梁朝伟和刘德华的“前世”,很多人认为这太冒险了,因为当时这两位还算是新人的新人,都还不够出彩。但最后余文乐和陈冠希都成功了,没有《无间道》就没余文乐的今天,但对于陈冠希,刘伟强只能说“他还有机会”。

    腾讯娱乐:当年的刘德华和梁朝伟现在还是香港的一线,可能之后余文乐已经算是拔萃的了,香港中新代演员在一个青黄不接的时候。

    刘伟强:对,现在是困难一点,余文乐陈冠希那时候是很有机会的,你真的要很大胆,好像我们拍《无间道》,让余文乐来当梁朝伟吧,很多人都问余文乐怎么能当梁朝伟?陈冠希怎么能当刘德华?那时候我们就有这个胆,觉得OK我们就去找他们来演,很多人觉得不行,不像,但是我们还是坚持,要不然可能没有余文乐的今天。我们有责任,导演要真的大胆,觉得他们能,就找机会给他们。

    腾讯娱乐:对陈冠希有恨铁不成钢么?

    刘伟强:也许是因为人生机遇吧。他搞这些事情。当然,他其实在另外一个方向发展得很好,他的服装发展得很好,很厉害。当然他还是想拍电影,他现在还很年轻,应该还有机会再拍。

    腾讯娱乐:他有跟你提过想上你的戏么?

    刘伟强:我们常常在一起,有机会我要找他。

    热点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