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奋斗谈合作出现矛盾始末 刘奋斗近况

[摘要:]刘奋斗近况,在不随意改动台词、戏份和超期超支的前提下,创作自由归我。我在云南没有超支、超期,制片方认为片子会过长,要求我

刘奋斗

刘奋斗近况

  在上海国际电影节上的发布会上,导演刘奋斗没有出席,电影字幕上,本该是导演的他却成了“前期导演”。《假装情侣》制片方电广传媒影业董事长刘沙白透露片方与导演刘奋斗有矛盾分歧,刘奋斗没拍完电影就退出剧组。在接受网易娱乐采访时,刘沙白苦笑道:“我们可能是中国电影史上第一个署上前期导演的电影。”

  据刘沙白和刘奋斗透露,双方在去年四月接触、洽谈投资合作至五月开机,过程一直很愉快;刘沙白本人与刘奋斗接触不多,“在开拍以前,有分管制片的部门,我只要求保证不超期、不超支,本身对本子是认可,对影片的票房也有信心。”令片方和导演产生矛盾的导火线出现在云南拍戏将近结束的时候:“我了解到他要拍一场戏,那场戏对整部电影没有太大的必要,是他和制片人商量,最后他好像也没有坚持要拍。

拍完9月回来,还有一场次要在北极圈拍,要等下雪还有几个月,我们要跟境外联系,他就开始粗剪,这一版我们对大体的东西也都认可,觉得是质量好的片子,现在马上放映的版本是以这版为主,他也不断提出意见,要计划在北京补几个镜头,后来和制片产生一些矛盾;第一次去挪威看景的时候,他没有按要求及时提交护照,当时情况很紧张了,去机场的那天都差点误点,回来之后因为怎么拍这件事又发生了分歧”,刘沙白说道。

  刘奋斗告诉记者,他在“去年11月初,被片方通知,停止导演权力。”片方单方面的决定在他看来跟所谓艺术上的分歧没有关系:“我是导演,又是编剧之一,给了你一个剧本,广电总局也有备案,你也想投,工作周期和投资双方都认可了,导演的权力是在不随意改动台词、戏份和超期超支的前提下,创作自由归我。我在云南没有超支、超期,制片方认为片子会过长,要求我把其中一场戏删掉。

  作为导演,不说艺术,最简单从合约上出发,你就没有权利告诉我哪场戏该拍,这是由我来控制的。因为要等下雪,甩了一部分戏,中间要求补拍这场戏,制片又有各种理由,就是要我不拍这场戏,矛盾就越来越激化......我后来连剧组去挪威,谁该去谁不该去都做不了主,导演本来就有组建创作队伍的权力......我这方看到的矛盾,跟艺术理念没关系,是合约关系遵守的问题。”

热点内容